Monday, December 8, 2014

20141209 外劳没犯罪 高过罚款的人头税

20141209 外劳没犯罪  高过罚款的人头税
http://bettersingapore.blogspot.sg/2014/12/20141209.html

致新加坡共和国人力部长陈川仁先生阁下的公开信
拯救新加坡第四张发票

我不是对还未发生的事情耗不知情
我不会对我无法解决的问题提出质问
我不是来让部长们下台。我是来帮您们成为成功的领导,杰出的领导。

新加坡的状况迅速恶化,我们需要杰出的领导
新加坡在没有外来的压力下,自我毁灭,国内外友人都已经看得很清楚。
在这恶劣情况下,我们更要珍惜每一个人来拯救祖国。



听说您考虑对失火劳工房的房东罚款,我敦请阁下考虑以下数点后,才以您的智慧做出明智的决定:

1. 绝大部分外劳没有犯罪,但他们每个月缴交的人头税,(不论是工人还是老板还, 都是膨胀生产成本)都超过他们在新加坡长期逗留期间因犯罪而缴交的罚款。

2. 人头税是反映外劳对社会、房屋、交通等增加的负荷。

3. 人头税因此是责任性亏欠 (liabilities) , 不是贵政府的收入, 更不是利润。
4. 人力部因此除了用人头税来化解社会负担,没有权利把人头税用在其他方面。

5. 贵政府必要用人头税来提供住房给外劳。
6. 因为贵政府,只有贵政府是唯一从人头税获益的个体,也是唯一可以任意调整人头税,收取人头税,规定他人准时缴交人头税的权威。

7. 交通部必要研究如何应用人头税来提供交通给外劳上下班,基本和原始的娱乐。
8. 新加坡人因此不需负担扩建公路、地铁、公共交通等国家投资。
9. 地铁公司必要从人力部吸取款项来交给交通部七百五十万(一年内前的一百五十万大跃进)来督促地铁公司的服务水平。
http://bettersingapore.blogspot.sg/2014/04/20140108-collect-75-million-from-train.html
陈先生,很多人认为你们这群军人不会管理社会,我不认同。
我就帮过眼科医生,应用眼疾的常识来解释为什么新加坡的水道是像病态的眼睛血管,您的眼科专家出身的水务部长同僚就成功运用,还谢谢了我。

我用军人容易理解,感同身受的比喻,来帮您为总理大人护法。

首先,如果政府向武装部队每个士兵征收同额的人头税,你想想士兵们还有衣服穿,不要说人叠人地睡在地板上。

如果武装部队让军人靠兵士的收入出去向私人租房间,您认为兵士的居住条件会好过外劳?

陈先生,您手上的钱是劳工们勤劳工作,超时工作,以劳力,流血,甚至在你眼皮底下牺牲了宝贵的生命赚回来的。

我相信伟大的行动党人都是受过良好教育,月月高薪的人才,是新加坡居民不问成绩给薪水的公仆。超过一半的新加坡居民是移民。

不但新加坡人眼睁睁地看您的工作,外劳,甚至世界都在看你。

请读驻新加坡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一年前对相似案子发表的声明

“有关当局切实解决引发此案的根源性问题,避免类似事件再度发生”
http://bettersingapore.blogspot.sg/2014/04/20130126-china-embassy-on-bus-driver.html

您也可以读主流报章在报告印度人对到访的新加坡总理提的不客气问题。 同一天报道武吉士地铁工场崩塌压死外劳们。

这封信,是帮您成为一位认真负责,有担当,有能力的领导,而不是圣经里的收税人。

我能不能建议您从您的口袋里掏出一百万新元,设计陈川仁基金,资助为外劳基本生活环境的设计和管理的工作。

请您寄给我一元新元为拯救新加坡的第四张发票。

一个国家,一个小岛,一个人的存活是建设扎实的基础,有经济效益地生产,生产对大家有用的东西。
而不是劳民伤财,劳师动众、集结廉价劳工, 大兴土木,建世界最高的瀑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